主页 > 其它小说
妈妈~我的性奴1

本帖最后由 射手的激情 于 2017-3-11 11:43 编辑

第一章

一个熟女的资料,一个让我心动让我兴奋的熟女的资料,一个人尽可夫谁都可能会拥有的熟女的资料。

我不知道对林敏贞是爱多一些还是恨多一些,她给了我很多,可是她也让我有耻辱,因为,她是我的妈妈。

爸爸是一个小职员,妈妈在国企当会计,虽然不是挣很多钱但也是中等的水准,爸爸比妈妈大四岁,是销售科的,整天出差在外,一个月没几天在家,剩下林敏贞在家里照顾我,因为她很忙,其实那时候我也不明白为什么妈妈老是忙。好在小的时候我很乖,一直是班级的学习委员,也不用她特别费什么心。

上初中以后,我的学习依然很好,不过妈妈依然忙,我一直不明白为什么只有我的爸爸经常出差,而妈妈经常要陪客户,别人家的妈妈也是会计却很少去陪客户吃饭的,更不会在半夜回家,有时候都已经是半夜一点两点才回来,回来都是先洗澡,有几次我半夜起来,看到妈妈刚回来,妈妈的神情很疲惫,看也不看我,就先走到卫生间洗澡去了,我偶尔能看到妈妈的头髮上会有些湿,上边有乳白色的东西。那时候我们家买了新的房子,欠了人家一些钱,爸爸和妈妈一定是在拼命的工作还债务,我很懂事的每一天自己回家做饭,好好学习。

班级里有一个男生叫黄闯,是妈妈单位领导的儿子,他对我很好,因为我每一次收作业的时候他都没有办法完成,而会照我的作业急急忙忙地抄写完再交还给给我,他白天上课老是睡觉,好象他一直都睡不醒一样。因为他的成绩一直在班级的后边,班主任进行了一个叫“互帮互助小组”的活动,把我和黄闯分到了一组,而且还让我和他坐在一起。

放学以后,我约他到我的家,他还很是不情愿,可是老师的安排也没有办法。他老大不情愿的和我到了我的家。我回到家,就在桌子上做作业,他却坐在沙发上看他的小说,完全没有想写作业的意思。我把作业写了一半了,他仍然没有想写作业的意思,不过他看小说却是很认真。我对他说:“你还写不写作业啊,哥们,小说就那么好看吗?”他走过来,坐在我的旁边,说道:“唉,我们都那么熟了,写作业我也不会,你写完让我抄一下就行了,这个小说真的很精彩,我是从我爸爸那里偷偷拿出来的,我今天要看完的,不然让爸爸发现了就不得了了!”我一下子来了好奇,道:“什么书啊?能这么吸引你啊!”黄闯神经西西地道:“黄书啊!”我道:“你怎么看这书啊!” “装什么啊,范志峰,没有看过就说没有看过,你是小孩子,看不了这样的书的。”

我不搭理他了,继续写我的作业,黄闯继续看他的小说。

我把作业写完以后,他把小说也看完了,开始抄我的作业,书就放在旁边,说实话,我真的很好奇,不知道他为什么可以那么认真的看,也不知道为什么他会对“那样”的书这么着迷。黄闯看出我的心思了,笑道:“没有什么啊,哥们,想看,就看看吧!”我有些尴尬地拿起了书,其实到了青春期后,对性难免都会有些好奇的,我走到我自己的房间,开始翻看起书来。那是一本日本的书,写都是一个花花公子种种艳遇,有的是大端大端的男女性爱描写,我是第一次看这样的书籍,感觉自己的脸特别的热,却无法控制自己不继续看下去。

大约过了一个多小时,黄闯敲我的门,说他要回家了,我有些“恋恋不捨”地把书给了他,他看了我,道:“哥们,不是吧,你的脸红的象个猴子屁股,哈哈。”就这样我们过了有一个月,每一天黄闯都会到我家写作业,当然就是抄我的作业,我就可以看他带来的书,他有好多的书,不过他的书越来越过分,有一些是性虐待和乱伦,我第一次看写到母子乱伦的书的时候,我感到了一种很无法理解的情绪,可是我没有和他说。我们写完作业以后,我们会聊天,黄闯说他爸爸有好多这样的书,只是放在他的床下,他都是偷偷地拿出来看的,因为看的多了,开始的羞涩也没有了,黄闯说他爸爸还有“黄碟”,可是我们家没有象他们家那么有钱,还的还银行钱,没有买DVD就没办法看了。

黄闯带过来的母子乱伦的书越来越频繁,好象他是故意挑的一样,我看的也越来越多,心中虽然没有那么强烈的反映了,却依然觉得很别扭的。黄闯好象很喜欢看这样的文章,写完了作业还会和我一起再看,因为家里只有我们两个,不用偷偷的看,很自由。

我问:“你怎么特别愿意看这样的书啊?都是母子乱伦的,多噁心啊!”黄闯不在乎地躺在床上,长长地出了一口气,道:“老大,你没有发现这些小说写的很真实吗?” “别闹了,小说都是瞎编的,我就不相信真的有这事,而且,儿子怎么能和妈妈做爱呢?” “你还不信啊,来,让你开开眼界啊!”说着,黄闯好象很幸福的样子,从书包里拿出来一个厚厚的本子,打开一看,全是他收集的简报,里边全是关于乱伦的报导,包括母子了,父女了,以及其他亲戚之间了,当然,他收集的还是母子的更多一些,有外国的,有中国的,还有关于乱伦的评论,天啊,他整个一个行家。

“不是吧,你收集这么多东西,是不是,你对你妈……”我不由自主说出来了,我还真怀疑黄闯是不是有“恋母情节”,可是这毕竟不大好,我说出来还真害怕他生气。

可是黄闯好象满不在乎,倒是有了一些伤感,道:“如果我要能象小说那样操我妈妈,就是一次,我死都满足了!”听了如此的话,我感到了震惊,就是我身边的人说出了对母亲侵犯的话,而且是那么的坦然。

“黄闯,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?” “范志峰,别装了,我就不信你看这么多的小说你就不想你妈妈,其实很正常的,对了,让你看看我妈妈的照片!”他从书包里掏出了一些照片,是一个女人的照片,不能说是一个美女,但是可以看的出来很丰满、艳丽。

那一天,黄闯把他的书给我留下了,我看了好久,那么多的母子性爱的描写,我感觉怪怪的。

那一夜,我做了春梦,梦到了和女人做爱,就想小说里的情节一样,开始感觉是黄闯的妈妈,可是就在射精的时候,我看到了女人的脸,居然是我的妈妈。我吓醒了。

起来的时候,我感到了罪恶,在我的内裤里有我的梦遗的东西,我害怕极了,可是我不知道如何解释我自己的这个怪梦。

我和黄闯还在一起学习,我还是看他的书,我梦见妈妈的次数越来越多,情节也越来越多样化,在梦里我和妈妈在好多地方做爱,也用到了好多书里写的那些姿势,难道我也有这方面的倾向。

有时候黄闯会给我讲他的妈妈,比如他偷看他妈妈了,还有他妈妈的身体了,没有一点害羞,多的是身材飞扬,他还和我说他的爸爸,黄漆明,他爸爸常常背着他妈妈带一个女人回家,那个女人也很漂亮,比他妈妈高一些,大约有1米7了,身材很好,让他爸爸一阵勐操,有时候还有厂子的其他领导,有一次他偷看,有三个男人一起操那个女人的。

我当时认为他一定是黄书看多了,瞎编的,可是看他神气的样子,真不知道说他什么。

他看到了我们家的影集,就拿了起来,翻看了一下,惊讶地指着上边的我的妈妈,问道:“老大,她是谁啊?”我说:“我妈妈,怎么了啊?”黄闯一下子狂笑起来,躺在床上开始打滚的笑,一下子把我笑蒙了。

“你笑什么啊?疯了啊?”他笑了好一会,才慢慢止住,道:“老大,我说这个你可别生气,我刚才说的那个让我爸爸他们三个操的骚逼就是她啊!”我一下子火了,骂道:“我操你妈,黄闯,你骂我妈!”黄闯见我生气了,道:“我要是能操我妈妈我一定让你操,可是,那个女人真的是她,她是不是叫林敏贞啊,在我爸爸厂子当会计?”我无言了,我不知道说什么,这个打击太大了,我相信我的妈妈不会那样,可是,黄闯并不象开玩笑。

黄闯继续说道:“哥们,我真的不知道她是你的妈妈,你是不是不信啊,我妈妈今天不在家,我爸爸一定会带那个女人回家,你去看看,是不是啊!也许我看错呢,不过,我和你打赌,如果是你答应我一个要求如何?」

我问…「什么要求?」

黄闯道;「到时候再说了,不过你不可以反悔,知道吗?男人要说话算数啊!」

我到:「好,一言为定!」

黄闯道:「好的,我先回家,有消息我会来找你啊!」

黄闯走了,我坐在床上,怎么也不能平静,我拿着妈妈的照片,那是妈妈在他们厂子前照的照片,妈妈把头髮烫了,穿着花格子的裙子,我感觉妈妈是那么的漂亮也正经 怎么可能是那种女人?就是让爸爸以外的男人欺负都是不应该的,何况有三个男人一起啊,那是什么呢?只有小说里才有的,怎么在现实中出现了呢?而且还是我的妈妈,我不信就是不信!

我紧张地等着黄闯的消息,我很希望看看那个人是不是我的妈妈,我更害怕如果那个人真的是我的妈妈,我会怎么办呢?

但在内心哩,我却有一种隐隐的冲动和怪异的想法,就像小说里的情节,妈妈躺在床上,旁边是三的赤裸裸的男人,一个男人射了精以后,另一个男人继续在妈妈的身上起伏。想着想着,我居然兴奋起来。

大约到了晚上八点,黄闯来找我了,看他神祕的样子,我知道,一定是他说的事情成了。我和他一起做车向他家去。在车上黄闯告诉我,他爸爸打电话回家,他晚上要带人回家玩,让他早点睡觉,这就是暗室他爸爸要带那个女人回家了,他爸爸知道他偷看他爸爸和那个女人做爱。

到了黄闯的家,厂长就是厂长,感觉就是不一样啊,房子足有200平,装潢都是很贵的。黄闯的爸爸黄启明还没有回家,黄闯把我拉到了他的房间,道:「我告入你啊,无论出什么是,你都不要出生,知道吗?我爸爸不会进来的。」

大约过了一个小时,我听到了门响,黄闯让我躲在房间了,他出去了,听到他们父子对话。黄闯和那个女的打招唿,黄闯好像是故意让我听的:「林敏贞阿姨,你又来了啊!」

听到如此的词语:「林敏贞」

我的心一下子提到了嗓子了,难道真的是妈吗?「儿子,去睡觉去吧,我和你林阿姨有些事情,你听话啊。」

黄闯回到了房间,暗示我不要出声。我老老实实地听他的。他走到墙边只给我一个很小的动,小声道:「我为偷看特地挖的,你看吧,我看得多了!」黄闯躺在床上了,我对着小孔向外看着,这个小洞可以清楚的看到客厅,客厅的沙发上坐着两个人,一个是40多岁的男人光着上身,衣服放在旁边,上身红红的,好像是喝酒了,在那个男人身边坐着一个30多的女人,穿着花格的裙子,我一下呆住了,那个女人真的是我的妈妈林敏贞。

  这个不可能,真的是我的妈妈,我的妈妈在她的厂长家哩,难道是真的吗?难道黄闯说的一切都是真的,妈妈曾经让他的厂长操过?妈妈还让三个男人一起操过?

  只见黄闯的爸爸黄启明躺在沙发上,懒懒的说道:「骚逼啊,喝了太多的酒了,真热,帮我把裤子脱了!」

「妈的,他居然叫我妈妈是骚逼!」我心里狠狠地骂着。

妈妈听话的起来跪在黄启明的前边,帮黄启明脱裤子,黄启明起来,把妈妈的裙子掀了起来,妈妈的屁股露在外边,妈妈居然没有穿内裤,雪白的屁股面对着我看到小洞,妈妈双腿之间的裂缝也正对着我的眼睛,妈妈的下体红并且潮湿。

  我想把眼睛闭起来,可是我却怎么也控制不住自己的眼睛,我的心跳的很厉害,我知道我不应该看下去,可是我却越来越兴奋,我甚至想看到黄启明的阴茎插入妈妈的阴道里。

黄启明已经赤裸了全身,妈妈主动的把衣服也脱光了,跪在黄启明的双脚之间,帮黄启明口交。

  我没有想到妈妈会是如此,是自己主动地脱光了衣服,主动帮一个男人口交,主动把一个还不是很硬的鸡巴含在嘴巴,把它弄硬好方便操她。看到妈妈淫荡的样子,我的下体开始膨胀。

妈妈的头在黄启明的下体上抬抬落落,身体也随着她头部动作而轻轻摇动着。

黄启明左手用力按了一下妈妈的头,右手伸到下边揉捏的妈妈垂下来的两个大奶子,妈妈的头深深埋在他的下体,我想,妈妈一定把黄启明的阴茎全都含在嘴里了,而且黄启明并不想让妈妈吐出来。

但是也许是因为插得太深了,妈妈开始挣扎了,头在动,双脚也在动,我看到了妈妈的阴部在妈妈双腿动的时候阴唇的蠕动,

  「骚逼啊,今天见了三个客户,你表现的还不错,怎么样,小骚逼没有被那三个东北人操破了吧,哈哈……..」

不会吧?妈妈见客户就是让客户操啊,难怪妈妈都没有穿内裤,而且下边还是潮湿的,一定是刚被那三个东北的客户操过了,所以没来的及穿上,现在妈妈还要用嘴满足她们的厂长,妈妈真可怜啊。

妈妈终于抬起头,对黄启明说:「我不就是场子里的一只母狗吗?只要厂长你喜欢我让所有厂子里的人操,我的骚逼就是给人操的,操我的骚逼我高兴啊!」我惊讶了,没有想到妈妈会说出这么不要脸的话,我尴尬地回头看了一眼黄闯,黄闯笑着看着我,什么都没有说。

黄启明让妈妈口交了大约二十分钟,起来,让妈妈转过身,把粗大的阴茎对着妈妈的后边,妈妈像一只母狗一样趴着,等待着黄启明的进入。黄启明的身子向前一挺,只见妈妈的脸上有了痛苦的表情,「厂长,你又操人家的小屁屁了,人家的小屁屁都让你操大!啊……啊….厂长的鸡巴好粗好有力啊!」妈妈被人肛交,不但妈妈的嘴没有放过,连屁眼也要经受阴茎的折磨。

黄启明用力的抽动着他的阴茎,动了只有二十几下,黄启明大声地喊了声:「小闯啊,你过来吧,偷看什么啊,爸爸今天也让你操这么母狗!」

我惊讶了,难道我的同学也要操我的妈吗?我扭头看着黄闯,黄闯已经起来了,小声的对我说:「我爸爸今天可能喝多了,我就不客气了啊,其实我早就想尝尝你妈那骚骚的小湿逼了!」说完他就走出去了,剩下我一个人,在那个小洞边,不知如何是好。

  黄闯出去后我隐约听到外边的对话……..

「爸吧!你叫我?」

  「儿子,你看了这么久了,今天爸爸高兴,让你也操操这个叫林敏贞的母狗,不过你可不能和你妈妈说啊。来,骚逼,先给我儿子舔舔鸡巴!」

我忍不住从小洞看了出去,黄闯已经脱光了衣服做在了沙发上,妈妈跪在他的双腿之间,头一直低低抬抬,想必是在给黄闯口交,我还看到妈妈低下头,还舔了黄闯的阴囊几下,妈妈居然在给我的一个同学口交,妈妈你怎么可以这样子呢?这让我以后怎么见我的同学啊。

  

  黄闯的爸爸黄启明在妈妈的后边,屁股一动一动的,又在我妈妈的阴道里摩擦着他的阴茎。天啊,是一对父子在和我妈妈性交啊,一对父子啊!他们怎么能一起操我妈妈呢。

防屏蔽邮箱:gengxin25@163.com
         牢记此站,再也不怕找不到x站 www.youyou5.tv (防屏蔽网站)
电脑版|手机版